每日头条>正文

实时热点

换一换

网友还在搜

私人订制热点资讯
关注国搜官方微信

人民日报点赞淄博农村改厕

核心提示:近期,人民日报记者深入乡村一线,进农村,访农户,记录农民生活的点滴改变,聆听他们对于生活如何更方便、更舒适的所思所盼。

衣食住行、用电、如厕……这些看似生活小事,却是大大的民生话题,事关农民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。随着党的强农惠农富农政策力度不断加大,“三农”投入逐年增加,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水平有了很大提升,农村的环境面貌、农民的生活条件也有了很大改观。近期,人民日报记者深入乡村一线,进农村,访农户,记录农民生活的点滴改变,聆听他们对于生活如何更方便、更舒适的所思所盼。

山东淄博改掉农村土茅房、旱厕、连茅圈,为农民群众建设无害化洁净厕所

“方便”的小事更方便

曾经,一个土坑两块砖、三尺土墙围四边,臭气熏天、蛆蝇成群、无从落脚,这是农村简易旱厕的真实写照。如今,锃亮的瓷砖,冲水式洁具,一脚踩上踏板,污物被冲到地下化粪池发酵,既干净又整洁。山东推动农厕改造,改掉农村土茅房、旱厕、连茅圈,为农民群众建设无害化洁净厕所,让农村居民“方便”更方便,农村环境也变得更亮丽、更洁净。

农厕咋改?农民群众咋看?后续管护咋干?带着这些问题,记者到山东省淄博市对这件“方便”的小事进行了调查。

咋改——

拆掉连茅圈,建起独立卫生间,配上冲水式洁具

司志佐30岁刚冒头时,凭着年轻有股子冲劲,干上了北坪村党支部书记,如今在这个位子上干了10年。这些年,村子里建起了文化大院、体育健身设施……为了让村民们尽快脱贫致富,他还发起建立电商扶贫合作联社,让村里的农产品买卖插上互联网的翅膀。

为民好事一件一件干,司志佐却年年都有一样的愁:这个位于淄川区西河镇的小山村,有125户人家,村民们大部分以务农为生,为了伺候庄稼,几乎每家每户门前都堆着大粪,有些还晒在村子路边。“庄稼一枝花,全靠肥当家。这大粪可是庄稼人的宝。”不过,司志佐也说,村里多是连茅圈,攒土肥,不仅味儿大,还占地方。“连茅圈都是以前村民自己盖的,也没有防渗措施,还有可能污染地下水哩。”

司志佐愁了10年,临淄区朱台镇西单村的孙美云老人却愁了两个10年。20多年前,孙美云的大儿子娶了城里的漂亮媳妇,村里人都羡慕她。一开始,孙美云挺乐呵,可往后每次过年她心里就堵。原来,儿媳妇不习惯连茅圈,每年回来过年,大儿子一家吃完午饭就往城里赶。小孙女童言无忌,直言祖母家不如外婆家楼房干净。孙美云无奈感慨,卫生环境不好,留不住年轻人。

在淄博农村,一般管厕所叫“栏”或“圈”,数尺见方,放块木板或者水泥板就成了简易厕所。以前农民家里养猪,还与猪圈相连,粪便直接排入猪圈,也就是连茅圈。夏天如厕,周围全是蝇蚊,咬得浑身是包;冬天如厕,寒风刺骨,让人瑟瑟发抖。“上个厕所浑身味儿,晚上还得带手电。”司志佐抱怨。

“农村土茅房、旱厕和连茅圈,污染空气、地下水,还成为蚊蝇孳生地、病菌传播源。”淄博市农工办调研科负责人王玉杰说,据统计,80%以上的传染病是由厕所粪便污染和饮水不卫生引起的,与粪便污染相关的疾病就有好几十种,如霍乱、痢疾、血吸虫病、蛔虫病、钩虫病等。

从2014年10月开始,淄博启动农村厕所改造,将其列为建设美丽乡村的重要内容,这可解了司志佐和孙美云多年的愁。如今,独立的卫生间,配上冲水式洁具。“既干净又整洁,跟城市里的一个样。”司志佐说。

截至2017年10月底,淄博市2500个应改村的37万农户,全部完成改厕任务并顺利通过省级验收,在全省提前一年半整建制实现农村无害化卫生厕所全覆盖。

咋建——

省市县三级补贴,建啥样的由农民说了算

厕所虽小,却是大工程。在王玉杰看来,厕所虽然只有几平方米,却牵扯到方方面面。

钱从哪里来,每家每户出多少?这是农民群众非常关心的问题之一。

淄博专门出台农村改厕专项资金管理办法,村民改建一个旱厕可享受省、市、县三级补贴,各镇、村根据财力状况制定了相应的扶持奖励政策。按照补贴标准,每改一户农厕,省、市级各补助300元,区县补助300—500元,镇村补助100—300元。对山区、贫困户改厕,每户各增加补助100元,全市累计落实财政补贴资金3.8亿元。“改造一间水冲厕所,基本不用农民群众自己花钱。”王玉杰说,对于改厕,政府只保基本,包括便盆、化粪池还有施工费用等。

“趁着政府包改厕,俺也给厕所来了个升级换代。”村民司志华翻新房子时买了瓷砖,贴了地面和内墙,还在厕所装配了淋浴设施,放上了洗衣机,加装了暖气片。

在改好的厕所外面,记者发现都竖着一根白管。“化粪池发酵产生沼气,加根管让它排出,防止爆炸着火等意外发生。”王玉杰说。改厕后,每家每户都有编号,这些农户和对应的编号都会记录在册并上网,为以后清淘、修理打下“大数据”基础。

为保证改造效果,淄博严把改厕入口关,采取“统一招标耗材、统一施工队伍、统一施工规范、统一检查验收”的方式,从物料准备、厕所改造、便器安装等方面实行全程服务。

“改厕要因地制宜,我们几乎把全国的改厕模式、厕具都拿来研究了一遍,最后选择了几种符合淄博农村实际的,包括三格化粪池式、双瓮漏斗式等。”王玉杰坦言,具体到每个村的情况还不一样,村集体就召集村民开大会,商量村里具体采用哪种方式。

在淄川区双杨镇辛庄村,记者看到,每五户就有一个小的生物一体化处理设备。“粪便污水经过化粪池沉淀过滤,通过管道流入这个设备。”村主任李崇群说,经过处理后,排放出来的水可以作为绿化用水,“村集体收入比较多,我们就改得更彻底更环保一些。”

农村厕改还要注意细节,充分考虑农村实际。“在山东农村,厕所大部分都在室外,冬天易结冰,便盆到化粪池的管道就得由弯取直,防止结冰。”王玉杰说,但是取直后容易反味,所以就在管道中间加了一个皮阀,冲水的时候随水流冲击力方向打开,水流完就自动关闭。

此内容为优化阅读,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。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。8610-87869823】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:jianyi@chinaso.com
责任编辑:朱慧婷

实时热点

换一换

私人订制热点资讯
关注国搜官方微信

网友还在搜

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
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